您所在的位置: 大庆网  >> 时事新闻  >> 国内

景德镇怎样预防近视眼

2017-12-17 04:25:17    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编辑:都海东

景德镇怎样预防近视眼,南昌眼睛近视手术,南昌近视手术后,南昌飞秒激光的价格,南昌准分子治疗近视手术,南昌最新飞秒激光,南昌治疗近视眼费用

原标题:每年全国有3000个“糖糖”出生

A04版

新闻回放

6个月大的孩子糖糖(小名)被确诊胆道闭锁,因病眼睛发绿。“绿眼睛”糖糖的病情一直让长春这座城市牵挂,90后母亲和年轻的父亲没有放弃,父愿捐肝救女且配型成功,苦于30万元肝移植手术费难以筹措。经过新文化报持续关注报道,温暖从四面八方汇聚……11月19日,糖糖飞抵上海。11月23日,经过5个多小时的手术,糖糖重获新生。

守护

“小黄人”们未知的明天

12月4日,小糖糖从ICU转入无菌病房已有一周时间,每天吃药、打针、输液……这些都成为这个6个月大孩子的日常。糖糖平躺在病床上,双手被固定住,难受时便嚎啕大哭。她的妈妈齐楠楠每天24小时守在孩子身旁,看到孩子哭肿的双眼,这位90后妈妈心疼的经常以泪洗面。

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住院部15楼的无菌病房,还有许多孩子和小糖糖一样处于肝移植的术后恢复期,多数孩子只有几个月大。繁华都市,留给这些患儿父母的只有病床前的不眠守护。也许在一些人眼里,糖糖是不幸的,但当温暖与关爱从四面八方汇聚时,糖糖是幸运的。事实上,还有一些孩子和小糖糖一样因患胆道闭锁有了绿色的眼睛、黄色的皮肤、鼓鼓的肚子……面对高昂的治疗费用,一些本不宽裕的家庭深陷绝望,他们并不知道孩子的明天会在哪里。

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肝脏外科儿童病区,住院的85%都是患有胆道闭锁的孩子,因为胆管阻塞,胆汁无法排出,他们的体态特征异于正常的孩子,被称作“小黄人”。在疾病的终末期,60%到70%的“小黄人”都会出现肝硬化的症状,只有及时进行肝移植手术,才是孩子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。

病区内的消毒水气味刺激着每个人敏感的神经,走廊里到处是戴着口罩、满面愁容、抱着孩子的父母。这些父母多数是80后和90后,很多家庭并不宽裕,他们在孩子患病前几乎都没听说过胆道闭锁这种疾病,一些父母为照顾孩子不得已辞去工作,他们想尽办法为孩子筹措治疗费,等待着这场改变命运的手术。

现状

极低的知晓率耽误了治疗

每星期一都是医院门诊的就诊高峰,一楼大厅的挂号处,来自江西的安安(化名)抱着孩子和爱人下了飞机,来不及去宾馆,直接拖着行李来医院给孩子挂号。这对80后夫妻的大孩子已经5岁,小孩子刚5个月。“挂肝脏外科,想给孩子再确诊一下是不是胆闭,孩子生病前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病。”安安的爱人在一旁填写挂号信息,满脸倦容,“好几天睡不好觉了,因为没听说过,我其实挺害怕的。”

在仁济医院门诊部6楼,85后妈妈小陈推着婴儿车在候诊大厅排号给孩子看病。小陈家住广州,孩子现在11个月大。她说,孩子刚满月时在广州被确诊胆道闭锁,一直没做过葛西手术(肝门-空肠吻合术),只是吃中药维持。“家那边医生说是胆闭,但是我不相信,一直以为孩子是黄疸,因为从来没听过这个病。”她从婴儿车里抱起孩子,孩子转着绿色的眼睛对周围的一切充满好奇,鼓鼓的肚子几乎把上衣扣子撑开。

据了解,胆道闭锁是一种先天性疾病,发病率在1/8000到1/10000之间,每年新发病例3000例,80%的患儿如果不做任何治疗会在1岁以内因肝衰竭死亡,约40%患儿接受葛西手术后有生存希望。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肝脏外科主治医师邱必军说:“患先天胆道闭锁的孩子在出生3个月内必须要做一种手术,叫葛西手术。三分之一的孩子会在术后长期存活,还有三分之一的孩子手术后没有效果,需要马上进行肝脏移植,另外三分之一的孩子术后短期内会有效果,但在七八岁时可能出现肝硬化终末期的表现,最后还是要做肝移植手术。”

仁济医院副院长、肝脏外科主任夏强介绍,在换肝前,病患其实有另一种选择—葛西手术。这种手术可以疏通患儿的胆管,重建胆汁的排泄功能,使孩子的自体肝脏在一段时间内恢复工作。在此期间,孩子的黄疸将会慢慢褪下来,甚至一些个体还可以借此获得新生,不必进行肝脏移植。

但让夏强忧心的是,葛西手术在我国的普及率远低于国际水平。“实际上我们在临床中发现,在我们这做肝移植的儿童当中,只有差不多40%的儿童之前做过葛西手术。而在国外,这个比例在90%以上。”

夏强介绍,中国的比例这么低,与胆道闭锁这种疾病的知晓度有着直接关系。胆道闭锁的发病率较低,极低的发病率直接导致了极低的知晓率。记者了解到,在仁济医院肝脏外科儿童病区的42个家庭里,几乎没有家长在孩子患胆道闭锁前听说过这种疾病。

记者获悉,糖糖的肝移植手术是仁济医院今年的第378例,仁济医院11年来共进行了1164例儿童肝移植手术,也是近6年来全世界完成儿童肝移植总数最多的医院。目前该院此病症的手术总例数约占全国肝移植总数的一半。据此计算,每年还有1000例左右的病儿命运还不得而知。

解题

建立专病医保,缓解患儿家庭的经济问题

在仁济医院肝脏外科儿童病区,1997年出生的芳芳没想到孩子出生后30多天被确诊胆道闭锁。幽暗的灯光下,这位年轻妈妈抱着7个月大的孩子站在楼道一角,孩子因为难受在妈妈怀里不停哭闹。芳芳家在四川,她和孩子爸爸都是90后,孩子做过葛西手术后犯过两次胆管炎,已经花掉近10万元,一家人在为孩子肝移植的手术费犯愁。

“听说这里可以申请基金,先想办法给孩子凑够手术费再说吧。”这位年轻的妈妈脸上更多是迷茫和无助。芳芳告诉记者,在住院期间,她还碰到过一些老乡。“那里面(病房)的好几个四川的,这个病好像孕检查不出来!”芳芳说,爱人要给女儿捐肝,现在用借的钱能勉强维持生活,还没敢想手术费怎么解决。

大李来自贵州,一米八的个头,体格健壮。每天下午3点半都是他最盼望的时刻。他儿子5个月大,做完肝移植手术后被推进ICU病房。大李每天下午都会提前守在探视区的小电视旁,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等着看孩子。他告诉记者,如果不是爱心基金的帮助,他恐怕要错过孩子最佳的手术时机。“我们夫妻两人月收入三四千。孩子之前做葛西手术加吃药,钱花得差不多了,基金给拿了5万元的手术费。”

李大哥口中的“基金”指的是北京天使妈妈慈善基金会,2011年天使妈妈“新肝宝贝”项目成立以来,已救助贫困肝移植患儿1000余名,占我国儿童肝移植总量的50%左右。

“在2011年之前我们做过一个统计,当时到我们院来,有条件接受肝移植手术的小朋友当中,最后只有一半接受了手术。”夏强遗憾地告诉记者,“也就是说,还有一半的小朋友是有条件做但没有做成。我们分析了原因,最主要的就是经济问题。”

一位来自安徽的家长告诉记者:“我问了一下新农合的工作人员,他们讲不属于我们当地的大病补助范围,没纳入,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病。”

夏强告诉记者,胆闭患儿家庭大多来自西部贫困地区,这些孩子的母亲在生育前多数没有条件进行健康排查。而医保制度此时又有些力不从心。采访中一些家长向记者反映,他们碰到最棘手的难题,就是异地医保跨省报销问题,胆道闭锁在大多数地区并未被纳入大病医保范围。对于跨省就医的家庭来说,他们不仅要自己负担在上海的所有医药费,回家后当地医保能够报销的额度也非常少。

“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善款,但还是应该建立专病医保,因为专病纳入医保的话,客观上会让更多的家庭选择进行亲体肝移植。”夏强强调说,“对于胆道闭锁的孩子而言,目前肝移植是唯一的办法,而移植的费用只会发生一次,相比长期药物治疗,是更加节省医保费用的方案,国家、个人都受益。”

新文化记者 刘暄

《“妈妈,救救我!”》续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版权和免责声明:
1.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庆网”。 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庆网版权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大庆网”,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本文链接:
 
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